Z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小说推荐 > 莫笙笙小说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

莫笙笙小说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

2019-11-24 16:17:22来源:天地下载编辑:南麒围观:

男女主角是莫笙笙霍昀的小说叫[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],这里可以看莫笙笙霍昀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。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小说内容精选:男人身上凶狠的戾气似乎已经褪了去,像是放弃了某种执念一样,异常沉默。莫笙笙怔怔的看着他,霍昀一抬眼,她便看见他眼里,是彻骨的悲哀。

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[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]在线阅读>>

[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]内容精选:

“报警?霍昀若是发了狠,你爸爸公司上下几百号员工该怎么办?”

一句话,打消了莫笙笙所有的希冀。

“你只怕不知道,这些天霍氏不断施压,因为坚持不取消婚约,股东们纷纷撤资,你爸爸被人追债,脑溢血躺进了医院!如果...如果真的挣不到一条活路......”傅月兰顿了顿,眼里流露出哀痛,“我们两家人在想办法,把你和星辰一起送出国,笙笙,你可千万要忍,别冲动做傻事!”

“我只有你一个女儿,你爸爸还在等你......”

母亲用力晃着她的肩,莫笙笙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听不真切。

试衣间里暖气开着,她却从头凉到了脚。

父亲倒下了,母亲想护着她,可他们哪里斗得过一手遮天的霍家?

“我该走了。”傅月兰紧紧攥着莫笙笙的手,看了她一眼又一眼,无声落泪。

从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优雅妇人,长发狼狈的垂落几缕,鬓边也染上了白霜。

短短几天,傅月兰看起来像老了十岁,莫笙笙用力点了点头,看着她一寸一寸的松开手,从员工通道蹒跚离去。

她又是一个人了。

眼泪怎么也擦不尽,她催促自己换上一身衣服,待眼睛没有那么红,才款款从试衣间里出来。

一眼就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的男人。

“怎么试了这么久?”

霍昀的目光寂静极了,只是看过来,就带来极强的压迫感。

“女人一试衣服,就容易忘记时间。”莫笙笙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,极力压抑着声线,不让颤声太明显。

在她忍不住微微发起抖来时,霍昀终于挑了挑眉:“这身不错。”

他一笑,身上那股冷硬的气势便瞬间柔和起来,专注看着她的样子,仿佛她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。

莫笙笙却只觉得脊骨发凉。

她掩去眼底的哀色,随手指了几下,“这几件,都要了!”

导购欣喜若狂的去包衣服,霍昀放下杂志,冲她伸出手。

待她乖乖的走过来,将冰凉的小手放进他掌心里,坐到身旁,他眼里的笑意更深了。

霍昀身高腿长,面貌英俊的如最精致的雕像,将莫笙笙的手放在臂弯里,带着她往外走时,还体贴的放慢了步子。

商场里的人不断投来艳羡的目光,一个一个,全都嫉妒她的好运。

莫笙笙紧咬牙关,兀自忍耐着。

澄湖度假村是榕城这几年最有名的地标,定位高端,建成后,立刻成了榕城上流社会的销金窟。

大概是看出她的拘谨,霍昀一路牵着她的手,没有放开过。

度假村的经理在一旁亲自带路:“霍总,现在还有太阳,温度也舒服,只是,您确定现在要...坐观光车?”

霍昀淡淡一瞥:“有问题吗?”

平静的眼波扫过来,经理一下子眼皮子直跳,正色道:“没有!”

度假村上下如临大敌,他只是一时间不敢相信这位霍大公子的要求是如此的简单,又清奇。

观光缆车四面透风,大冷天的观什么光?泡泡温泉不好吗?

霍昀亲自给莫笙笙扣上安全绳时,她也觉得不对劲,但并没有探究的想法。临近傍晚的阳光不算刺眼,但冷风呼啸着从脸上刮过,如一个个冰刀,她穿着霍昀的外套,依旧觉得冷。

偷偷摸了摸贴身藏着的东西,才有了些许安全感。

缆车越升越高,脚下便是万丈深渊,霍昀摸了摸她的脸,嗓音几乎可以算得上温柔:“怕不怕?”

“不怕。”莫笙笙垂着眼,握着栏杆的纤白手指却毫无血色,骨节泛白。

霍昀长臂一伸,轻轻松松就将莫笙笙禁锢在自己怀里,他拥着她,从远处看,他们就像一对相依相偎的恋人。

吞下嗓子眼里的尖叫声,莫笙笙一动不敢动,高空中的一个小动静,就能让她魂飞魄散。

缆车升至最高处,“咔擦”晃荡两下,停了。

莫笙笙紧闭着眼睛,耳边却响起霍昀冷漠的声线:“看下面,眼熟吗?”

他的话里带着某种危险的意味,莫笙笙紧张的吞咽了一下,逼着自己向下望去,这一看,就是头皮发麻。

缆车正静静悬挂在空中,度假村的风景一览无遗,耳边狂风鼓鼓的吹着,摔下去便是粉身碎骨,她脑中似有缤纷碎片闪过,但在灭顶的恐惧中,无法抓住。

“......眼熟。”她开口,声音小的细如蚊呐。

“撒谎!”霍昀眼底怒气腾升,之前的平静仿佛一层伪装似得碎裂开来,大掌几乎要把她的腕骨捏碎。

他敲了敲栏杆,远处的工作人员不知做了什么,“嘎吱”一声,缆车猛然下坠了半米,晃晃悠悠。

“我不知道!”莫笙笙尖叫,头摇的如拨浪鼓,不知道霍昀又发什么疯。

“再降!”霍昀低吼。

话音未落,缆车轮抽间的摩擦声骤然放大,一瞬间的失重感过后,缆车又降了半米。

莫笙笙手心全是冷汗,心脏几乎骤停。

似乎有人一直在远处操控着,等着霍昀的指示,毁掉这条缆车线路,竟只在他一念之间。

她忍不住摇头:“疯子,你这个疯子......”

“我疯了,也是你逼疯的。”霍昀唇边扬起了一丝笑,瞳底却显露出从未有过的偏执和疯狂。

他复又敲了敲栏杆,看着莫笙笙在自己怀里发抖,高大的身躯岿然不动。

轰隆作响声不断在山谷间回荡着。

缆车又降了几次,就像一个畸形的项链,悬挂在峡谷之间。

母亲让她忍的话还依稀回荡在耳边,可当恐惧好似没有顶点,绝望没有尽头,失重感带来一次次濒死的体验,让莫笙笙满腔的愤懑忽然就炸了开来。

如果霍昀死了,是不是一切都可以结束了?

只有她能活下来,只要这次能找到机会......

在她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时,那轰隆下坠声却突然停了。

蓝牙耳机里传来声音:“霍总,真的不能再降了......”

霍昀愣了愣,没想到到这种地步,都没能逼她说出自己想听的答案。回首望去,莫笙笙如被人抽了魂,脸色白的几近透明,她抓着栏杆,整个人摇摇欲坠,恐惧到极点时,连尖叫都发不出来。

沉默了半晌,他将莫笙笙半抱在怀里,出了缆车,直接用安全绳索滑了回去。

莫笙笙缩在他怀里,紧紧闭着眼睛。

被放在坚实的地面上,她握紧还有些发软的手指,慢慢积攒着力气。

霍昀高大的身子半蹲着,替她解开绳索。

男人身上凶狠的戾气似乎已经褪了去,像是放弃了某种执念一样,异常沉默。莫笙笙怔怔的看着他,霍昀一抬眼,她便看见他眼里,是彻骨的悲哀。

被这股浓重的悲切感染着,她看不懂,这一瞬间竟觉得感同身受,心也跟着抽搐起来。

“没事了,别怕。”霍昀修长的手指穿过她长长的黑发,嗓音温柔到极限,“忘了也无妨,我们重新开始......”

他收紧胳膊,紧紧将她抱在怀里。

力道之大,似乎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,再也不分离。

蓦地,霍昀闷哼一声,推开莫笙笙,落日的余晖下,一柄银刀正静静地插在他胸口。

瞳孔因为震惊而微微扩大:“你,要杀我?”

全本阅读请关注:dmzj798 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18 www.00x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地下载 版权所有

投诉联系:nx7cc#foxmail.com

天地下载订阅号